了解东盟国家时间,天气信息、最新汇率,请点击 工具箱
首页 > 文莱 > 国家概览 > 主题旅游 > 舌尖上的东南亚|东南亚那些“黑暗料理”了解一下

舌尖上的东南亚|东南亚那些“黑暗料理”了解一下

相关国家:柬埔寨,马来西亚,老挝,新加坡,越南,泰国,菲律宾,缅甸,文莱

在柬埔寨吃蟋蟀

 Image courtesy of Chloe Lin.

 

 

像我们之前所讲过的,东南亚不排斥奇怪的事物:这也适用于其饮食。我们邀请了数位旅游博主来聊聊他们在旅途中所遇到的奇怪菜肴,我们得到了五花八门的奇怪答案。

 

在柬埔寨和马来西亚菜单上的昆虫系菜肴

 

“我尝过全球许多地方的古怪食物,泰国的臭榴莲,新加坡最好的乌龟汤,中国的蛇。。。应有尽有,”克洛伊·林告诉我们。“但吃昆虫是我从未想象过自己会去做的事情!”

 

这都是柬埔寨体验的一部分,某些昆虫是菜单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对于小吃,克洛伊的柬埔寨朋友表示:“我没有料到她会带着易爆炸蟋蟀回来!”看着她的朋友“开心的吃着仿佛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克洛因决定亲自尝尝它。

 

 

“它。。。超级酥脆!”她回忆着。“我感觉不到是在吃昆虫。它是那么好吃那么脆,比薯片好吃多啦!”


可食用的狼蛛

Image courtesy of Michael Turtle.

 

 

迈克尔·图特在金边的Romdeng餐厅发现了狼蛛(tarantula)。“他们活着的时候就看起来很可怕,我可以告诉你,他们死后依旧看着吓人,”迈克尔说。“我的盘子上的熟了的狼蛛即使不移动,但是当我准备吃时心里依旧有些紧张。”

 

 

Romdeng餐厅的菜单将传统的柬埔寨菜肴与一些颇不寻常的食料结合在了一起:比如其中的“三个炸狼蛛,配上酸橙(lime)和胡椒酱。”迈克尔告诉我们。

 

 

“当我用我的餐叉刺入其中一个蜘蛛时,我听到了破壳一样的碎裂声。当我要第一条蜘蛛腿时,它们很松脆并且尝起来有点像虾尾( prawn tail)。嚼了几口后,我吞下它们那感觉还是蛮有惊奇的。

 

 

“但吃狼蛛的的身子感觉就和吃腿不同了。”

 

 

迈克尔本想一口吃掉狼蛛胸,但他发现这很难。“像在吃脏东西,这时才能感觉到吃的确实是虫子,”他回忆。“最糟糕的是,它很难咀嚼-我越嚼它便越硬最后成为了硬球。最后我不得不放弃咀嚼而直接整个咽下它。

 

 

迈克尔说:“尽管如此,吃狼蛛体验依旧应该列在你的人生计划清单中,只要你降低你的期望值。试一试,你至少可以庆幸还有酸橙和胡椒酱可吃。”

 


 

一整碗西米露虫(butod

Hegariz/Creative Commons

 

 

麦(May Chong)告诉我们在马来西亚沙巴省有着一道特别的无脊椎动物菜。

 

 

先认识一下硕莪蠕蛹吧:“西米幼虫( sago grub)或者西米棕榈象鼻虫( palm weevil)幼虫,象鼻虫的一种,”麦说。“这些奶油色,肥胖,蠕动的茧看起来像胖胖的毛虫。它们是一种很好的蛋白质来源,营养丰富,它可以西米棕榈树中找到。”

 

 

虽然它们的成虫形态对无用,但他们的幼虫却是是当地的美味。“在他们变成甲虫之前,你必须迅速找到它们,”麦说。“许多人直接从树上找到它们并直接生吃(不吃头部)。它很脆,味道有点像甜椰子奶。”

 

 

沙巴人喜欢吃炒西米露虫;它是受欢迎的酒吧小吃,其他人会烧或烤着吃它们并在吃之前去掉坚硬和多刺的部分。

 


 

黑果焖鸡肉Buah keluak

Jonathan Lin/Creative Commons

 

 

老挝和新加坡的黑暗料理


尼古拉斯·林(Nicholas Lim )推荐一种一种奇特,加工过的坚果,而它看起来不像典型的新加坡娘惹菜。“它叫黑果焖鸡肉”尼古拉斯告诉我们,“盛着炖鸡的中国碗(瓷碗,china bowl )中你还会看到一个黑乎乎的扁平状坚果。

 

 

“每颗种子(高尔夫球的大小)在其侧面都有一个洞,洞中流出黑色糊状物,是碗里的所有东西都沾上了脏棕色,”尼古拉斯说。“很想相信这种看着如此倒胃口的东西会是你在游览新加坡时可以品尝的,大受欢迎的娘惹菜佳肴。然而,你还是了解一下它制作过程的繁琐。

 

 

黑果采自肯巴央树(kepayang tree,潘济木,pangium edule),其坚果中含有致命剂量的氰化物(cyanide)。“所以工人在采下黑果后必须将它们煮沸,然后裹上香蕉叶和灰埋在地下四十天,”尼古拉斯说。“它们还需要擦洗和浸水一周,期间还要换水。”

 

 

“整个过程将坚果米色( off-white)的果肉变成了黑糊,”尼古拉斯说。“谁发明了这种过程,以及是什么推动人们制作这种黑果?”

 

 

而其最总成品有着浓烈的味道。“品尝一勺这个看着怪异的糊状物,刚开始会有土腥味,”尼古拉斯说。“但再添上热参巴(sambal),柠檬草和罗望子。便会使人想到黑巧克力-口感丰富,最重要的是很好吃。

 

 

“谁会去在意它不太适合上镜?”


  一缸lao-lao米酒

Image courtesy of Allan Wilson.

 

 

阿兰·威尔逊Allan Wilson)喜欢沉浸在东南亚的稀奇古怪之中,其中便包括老挝的食物和当地酒精饮料。“口感一般的酒中便有老挝当地被称为lao-lao的酒,通常会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便宜的酒’当地人会开心的通过将就免费送你,来看你能否喝下它。”阿兰告诉我们。

 

 

不要被这酒奇怪的外观所蒙骗:它就是老挝人的家酿米酒。“其大约40度的酒精浓度证明了它是由糯米壳和碎酵母粉蒸馏而成,之后便成为了米酒,这酒也有另一种配方,那便是加入药料,诸如草药,根茎和香料或者还有可能是蜥蜴,蛇和蝎子。”阿兰说。

 

 

你可以在当地许多商店里找到老挝的这类米酒,经常被装入小瓶子里作为旅游纪念品。“这种加了各种原料的酒据说有增强力量提升性欲的功效。”阿兰说。“尽管对于我来没起什么作用-加入蜥蜴的米酒味道像旧面包。

 


越南的鸭仔蛋

Image courtesy of Teresa Gomez.

 

 

越南和马来西亚的黑暗料理

 

特雷莎·戈麦斯在旅游到一个地当时,通常会先从品尝当地各种美食开始,这一次她介绍给我们的美食之旅目的地是越南的胡志明市。

 

 

“我很希望我的旅游行程中包括我所听说过的当地美食,但同时我又不确定我能吃下它,”特蕾莎告诉我们。“我指的就是鸭仔蛋。”

 

 

她的愿望实现了。鸭仔蛋在越南和菲律宾大受欢迎,蛋壳内是受精后半成型的鸭胚胎。“他就像寻常的煮蛋,你敲碎它便可以直接吃,但我还是喜欢将蛋内的东西倒入小碗中吃。”特蕾莎告诉我们。

 

 

“我很吃惊的发现里面有半成型的鸭胚胎,当然从外观上讲不是我见过的最吸引人的食物,我拿着小勺舀进去,”她继续说。“它尝起来就像正常的煮蛋,但当你蘸着胡椒酱吃时,味道就很特别了。”

 

 


吉隆坡的裹着内脏的鸭掌

Image courtesy of Markus Kampl.

 

 

在找寻吉隆坡最佳美食体验的过程中,马库斯·坎普尔(Markus Kampl)看到了一种独特的利用通常被西方人认为鸭子身上食用价值不大的器官所制成的菜肴。

 

 

“如果你身处吉隆坡,并想提升吃鸭的乐趣,那么我建议你去茨厂街著名的四眼仔烧鸭店( Sze Ngan Chye cart )马库斯告诉我们,“五十年来,钟家一直提供着美味到极致的湿腌咸味烤鸭。”

 

“他们还提供更具挑战性的菜肴,抹上咸酱和甜酱,裹着鸭内脏的鸭掌。”他告诉我们。

 

内脏裹鸭掌便宜又好吃。“浓郁的酱料渗透进这道菜中,所以它吃起来多汁又美味。”马库斯说。“在茨厂街经常可以看到摊贩在卖着这道价格低于一美元的美味。”

 

菲律宾和泰国的街头黑暗料理

 

提供海鲜的安帕瓦水上市场 Amphawa floating market

Image courtesy of the Tourism Authority of Thailand.

 

 

东南亚的露天市场是绝佳的黑暗料理集中地,坎贝尔和阿莉亚(Campbell and Alya)便在泰国曼谷品发现了黑暗料理。

 

 

“泰国安帕瓦水上市场,是我们最喜欢的亚洲市场之一; 它有非常好的本土氛围,”这对游者告诉我们。“我是海鲜粉儿,所以这个市场对我来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天堂-褐虾( shrimp),乌贼(calamari),明虾( prawn),鱼,贻贝(mussel)和鱿鱼(squid)。对我来说这里最奇怪的是炸鱿鱼蛋。

 

 

串烧鱿鱼里塞满了炸鱿鱼蛋:初次食用者在吃到后者时会感到很惊喜。“在我们被告知鱿鱼里塞了什么之间一切都看着很不错,”阿莉亚回忆说。“鱿鱼蛋尝起来奇怪,咀嚼不易。我们勉强吃完它后便决定以后还是以吃乌贼和明虾这类美味为主。”


菲律宾街头烧烤摊。

Image courtesy of Mike Aquino.

 

 

“你应该对东南亚那些奇怪的食物有所耳闻,而我差不多吃过其中的一半以上啦!”麦克·斯蒂尔说。“我在东南亚吃过的最怪异的便是串烧鸡头!”迈克和一位朋友在宿务骑摩托车游玩而忽略了计划自己的晚餐。度假村的食物很贵,麦克和伙伴边决定沿途找些便宜的吃的,然而它们都不在主要旅行线路上。

 

“我们终于看到有队伍排在一个妇女的烧烤摊前,于是饿坏了的我们也就不管她烤的是究竟是什么了。”麦克回忆。“烤架上都是肉串,听着卖主模仿动物的声音和比划的手势我们明白了我们可以选择吃猪肉或者鸡肉,边各点了两串。”

 

本着冒险精神,麦克求卖主随便推荐点吃的。但当咬一口买来的吃的,麦克便意识到了些什么:“嚼了一下我便迅速知道我们吃的是鸡头!鸡头在我的咀嚼下嘎吱作响,我感觉到鸡的眼珠都被挤了出来,但鸡的喙却完好无损。”

 

“我用手指抓住喙吞下了鸡头剩下的部分,这绝对算是是我最怪异的饮食体验!”

 

 

更多东南亚黑暗料理

 

 

文莱的鱼汤西米糕(Ambuyat)。这种粘稠的( goopy)文莱美食由热水混合了取自西谷椰子树干内的浆。当地人从来不会直接吃它:在蘸着当地水果制成的各种酱汁吃前,你必须将用 chandas(巨型竹筷)的尖夹住西米糕。

 

 

缅甸的腌茶(Laphet)。热衷于茶的缅甸还有可以吃的茶叶:腌茶沙拉是由发酵茶叶和各种当地蔬菜,坚果和动物性蛋白质混合而成的美食。

2
分享到: